HEY SIR

Day By Day

*看完BOSS舞台心里浪到飞起,小透明忍不住要写小甜饼。

*四小时短打,抒情苦手,小学生文笔,牵强附会到想自我吐槽,大概有BUG。

*希望条今年大发,玹容女孩每天吃糖。


床头柜上的时钟,数字悄悄跳转到6:30,然后猛然响起来,惊醒了熟睡着的少年。

还好不是个容易赖床的脾气。郑在玹皱了皱眉坐起身,睡眠中那种迷迷糊糊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大半。快速地换衣服、刷牙、洗脸,打点好一切的郑在玹提着书包走向餐桌,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火腿蛋三明治让人食指大动。

“在玹,快点来吃早餐了喔,牛奶已经温好了。”郑太太把牛奶杯放到儿子桌前,笑眯眯地揉了揉儿子的头发,“昨晚睡得好吗?”

“嗯嗯!”郑在玹已经开始专心对付面前的早餐了,“三明治也太好吃了吧!谢谢妈啦!”

儿子“吃啥都好吃”的满足神情惹得郑太太失笑,她转身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又拿着一个牛皮纸袋出来,“在玹等会记得把早餐拿给隔壁小容喔,你们小孩子长身体,早餐一定要吃饱。”

郑在玹听母亲说着赶紧看了一眼时间:“呀!都快七点了,那我赶紧出门了。”急急忙忙背上书包,郑在玹捞起桌边的早餐袋就往门口跑,嘴里叼着的半块三明治让他说话含含糊糊:“唔……妈!我出门了!拜,晚上见!”


“泰容哥!你起床了吗?要去学校咯!”郑在玹按下了门铃,不一会儿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过来。

郑家和对门李家之间的关系颇有渊源,两家似乎从爷爷辈开始就是好邻居,郑父和李父从小一起玩到大,关系铁得不得了。说来也巧,后来分别成为郑太太和李太太的两个漂亮女孩是从高中起就认识的好朋友,两对年轻夫妻置办新房的时候再次成了邻居。所以当郑在玹和李泰容两个小朋友还是穿开裆裤的年纪,就手拉手在一起玩泥巴了。虽然李泰容要早郑在玹一年多出生,但两个人比一些同岁孩子关系还要亲密,一直读同所学校,朋友圈相互之间都有不少交集。

这次李家夫妇因为工作得出差两周,原本有点不放心还在读书的儿子,隔壁郑太太一听,马上拍胸脯说照顾李泰容没问题。不过李泰容打小就是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性子,已经是高中生的他打点一般的饮食起居还是没问题的,说什么都不好意思暂住郑家。但郑家夫妇总归是不放心一个小孩子完全照料自己,要求自家儿子每天都要把李泰容带回家吃饭,三不五时还要给隔壁送些水果零食过去。

“好了好了我已经都搞定了!”门突然打开,里面的人急急忙忙换好鞋子,扬起脸对郑在玹吐了吐舌头。“Sorry啦,又要让我们在玹等这么久。”

“怎么会,我不过也刚刚敲门一会儿而已。”郑在玹侧身为男孩让开路,李泰容拽了拽门把确认已经锁好后,拉起郑在玹一路小跑冲下楼。


“喏!妈让我带给你的早餐,现在应该还是热的,泰容哥要赶紧吃掉喔。”走在路上,郑在玹把一直拎着的牛皮纸袋递给李泰容。李泰容忙不迭打开纸袋,火腿和鸡蛋的香气从里面飘出来。“哇!看上去很好吃欸!帮我谢谢阿姨,每天都帮我准备早餐,一定很麻烦吧。”

郑在玹笑眯眯点头,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哥哥咬着三明治一脸满足,也禁不住笑出脸颊的两个酒窝。

等李泰容火急火燎吃完早餐,两人已经到了校门口。虽然读的是同所学校,但初中部和高中部中间隔着两栋楼。两人在校门口挥挥手说了再见,转身往各自的教室跑。郑在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冲李泰容喊:“泰容哥!今天也是老样子喔,放学了一起回家!”


看到李泰容拿着一瓶饮料走进篮球馆的时候,周围人群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原本就闹哄哄的球馆这下子更加热闹了起来。

整个T大,应该没有多少人不知道音乐学院的李泰容。

让各位学姐学妹忍不住惊呼的盘正条顺腿长,李泰容刚进T大的时候带来的震撼力差不多是核爆级别的。虽然面相看起来冷冰冰平时也不多话,待人处世却极有礼貌,沉稳冷静的性格很受师长欢迎。这位专业成绩在全院都名列前茅的超级资优生舞蹈实力也是一级棒,不仅带领街舞社连续两年成为校内十佳社团,本人也在大大小小的舞蹈比赛中屡屡获奖。听说大二那年,李泰容和舍友在校外某餐厅吃午饭的时候被国内最大娱乐公司S社的星探发掘,现在已经是该社非常有名的公开练习生了,还没出道,网路上的粉丝数量就不容小觑了。

“那位大叔真是一眼相中我们泰容,非扯着他讲了老半天,说啥都要塞名片过来。”知情舍友金道英第一百零一次眉飞色舞地描述李泰容那天被“街挖”的场景。

自从被S社签约后,李泰容除了上课考试,其他时间几乎很少出现在学校里了。不过即使李大校草神龙不见首尾,在校园论坛上仍然是热度居高不下的话题人物。但让各位小姑娘持续兴奋的是,李泰容带给她们的视觉冲击还没结束,第二年,商学院的郑在玹出现了。

T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人才济济,能在这样卧虎藏龙的地方崭露头角本就很了不起了,何况是入学以来年年拿校一等奖学金、今年还荣升校学生会长的郑在玹。看上去是个乖乖牌大学霸,篮球却打得出人意料地好,今天篮球场上有一大半人都是冲着看他才来的。皮肤白颜值高身材好,何况能力也是一等一,郑在玹的存在让广大女孩子捶胸顿足“这就是初恋人设啊!”,梦想和他交往的人大概能从教学大楼排到校门口去。

“OMG!李泰容!是李泰容啊!李泰容怎么来了!”李大帅哥三两步跳上看台前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附近的女孩子觉得自己好像做梦一般转身拉着同伴狂掐自己的大腿。她们早就不知道是该继续看比赛还是转移视线盯着看台,周围吵吵嚷嚷,李泰容也不在意,支起两条长腿,抱着胳膊盯着球场中央那个熟悉的人影。

郑在玹从初三开始就疯狂长个子,原本还是能被李泰容搂在怀里摸头杀的小豆丁,之后身高就越发优越,长期运动又给身上带来一层薄薄的肌肉,和身形一直纤细瘦长的李泰容站在一起,倒更像是哥哥。比赛时是运筹帷幄、顾全大局的队长,得分后和队员击掌欢呼又暴露出活泼热情的心性,人群中最受人瞩目的球衣少年每一秒都是那么神采飞扬、意气风发,李泰容嘴角噙着笑,颇有“吾家有弟初长成”的骄傲感。


以一记漂亮的三分球结束了比赛,郑在玹终于静下心来,目光不停在看台上搜寻。其实刚刚观众席上有骚动的时候他就隐约听到有人叫着李泰容的名字,但要专心打球也无暇顾及。顺着人群聚集的地方看过去,只见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孩直接翻过看台第一排的栏杆跳下来,抬起头正巧对上自己的目光,“在玹!”声音不响,郑在玹却听得格外清楚,看着对面的人小跑过来的时候额前的碎发跟着一跳一跳,郑在玹心情大好,忍不住顺势伸出双臂。

被郑在玹一把抱进怀里的李泰容笑嘻嘻用饮料瓶戳了戳他的腰,冰凉的触感让郑在玹回过神来,赶紧放开李泰容。“啊啊啊sorry泰容哥!我忘了身上都是汗!”天呐死定了,李泰容可是洁癖到易拉罐口都要用纸巾擦三遍的男人,郑在玹摸摸鼻子,赶紧转移话题:“泰容哥你怎么过来了?”

李泰容自己也有些奇怪,要不是刚刚郑在玹手忙脚乱放开他,他都没意识到自己被一个汗津津的人抱了个满怀。视线从郑在玹身上移开看向其他汗流浃背的人,李泰容脑补了几秒一个激灵,不不不还是算了。李泰容被自己的脑内吓到皱了皱鼻子,回过神把饮料递给郑在玹:“知道今天是你们篮球比赛分冠亚军就赶紧过来啦,对于我们在玹这么重要的事,哥可是绝不会错过的喔。怎么样,哥够意思吧!”说着伸出食指对正在喝水的男孩晃了晃。

比自己略矮一头的小哥哥微微扬起下巴笑着说话的样子让郑在玹顿时屏住呼吸。李泰容是从小被夸到大的脸赞,最漂亮的就是那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自己,目光认真又深情。

就好像盛满了星星的银河。郑在玹突然不着边际地想。


烤盘中的五花肉嗞嗞作响,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李泰容把烤好的肉片夹进郑在玹碗中,一边看着午餐时间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感慨:“哇……真的有好一阵没有在学校附近吃过东西了,这家店还是这么热闹。”

“是啊……说真的,自从签了S社,哥很久都没有过普通的大学生活了吧,总是忙着练习。”郑在玹放下了筷子,撑起下巴看着李泰容:“唉,好想念以前和泰容哥一起上下学的日子喔。不过等哥出道了会越来越忙吧,那样我就更不能常常见到哥了。”

郑在玹扁扁嘴委屈的样子逗笑了李泰容,他腾出一只手来使劲揉了揉郑在玹的脑袋,柔软的头发在手心里的感觉非常舒服。“唉一古我们在玹这么舍不得哥啊!”说着也叹口气,“唔……往后一阵确实会比较忙。前两天公司的高层找我谈过了,我出道……已经被提上计划了,接下来应该就是准备第一支单曲了。”

“!”郑在玹猛地睁大眼睛,“哥快要出道了吗?”在公共场合刻意压低的声音难掩其中惊喜,“太棒了哥!泰容哥这么厉害,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歌手的!”

“哪会这么简单,出道以后,就会面临更多想不到的困难了。”不过像是被郑在玹的情绪所感染,李泰容突然觉得,这些天一直思考着的事情,也不那么叫人紧张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郑在玹还沉浸在李泰容即将出道的喜悦中,或许压根就没发现对面小哥哥的语气有些不一样。“这样才会站在最耀眼的地方啊,你什么时候都能看到我了。”李泰容低着头搅动着饮料杯中的冰块,没人看得出他正在想什么。


偌大的办公桌前,优雅干练的女秘书正在汇报工作。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突然合起手中的文件。

相当了解自家老板脾性的秘书赶紧将工作汇报进行到下一项:“郑理事,刚刚花店打电话过来,您订的花篮已经确认送达到场馆后台了。”连语速都比平日快了不少。

看着秘书汇报完毕合上了iPad,郑在玹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黑色票夹递过去。“我知道了。Jennifer,辛苦你了。今天早些下班吧。”

秘书不明所以打开票夹,看到内容后脸上的表情突然生动起来:“Yes!老板万岁!太谢谢老板了!”职场精英此时也就是个热情的追星女孩,“我和朋友各种拼网速都只买到三层看台,今天竟然肉眼可见VIP摇滚区欸!老板,拥有你的追星路实在太爽了!”

郑在玹失笑,显然心情也十分好。他拿起桌边的车钥匙起身出门。“今晚玩得开心,明天回来了可要努力工作喔。”

“是的老板!老板再见,一定要好好享受今晚的演唱会喔!”秘书冲逐渐走远的挺拔身影摆摆手,笑得意味深长。有谁追星路上搞CP像我一样稳得一匹。赤鸡,太赤鸡了。


TY,现今整个流行乐圈被提到最多的名字。

这个几年之前以一曲《Fire Truck》出现在大众视野的男孩一出道就以势不可当之姿迅速爆红,一举拿下当年度各音乐大赏的新人奖。居高不下的热度让许多人震惊,原本以为只是年轻女孩对于小鲜肉的疯狂迷恋,可这位年轻人唱作能力俱佳、舞蹈能力拔群,每一张专辑的质量都极高,渐渐地,由于屡获业内前辈和权威乐评人的称赞,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放下对偶像艺人的偏见,重新看待这个长相惊艳的男孩。

今年,暌违八个月之后,TY联合新晋小天王Mark Lee合作单曲《Mad City》,再度引爆乐坛。实力唱跳歌手联合大势Rapper,碰撞出的火花让TY再次成为了本年拿到大赏最多的男歌手。


李泰容已经坐在化妆间被造型师打理了两个多小时,空调呼呼呼吹出来的热风让他眼皮发沉。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直到熟悉的Silver Mountain Water的气息撞进鼻腔,李泰容猛地惊醒,镜子里,西装革履的男人隔着椅背将他圈进怀中。

李泰容为了这场演唱会将头发染成粉色,衬得五官更加精致迷人。小哥哥平时笑眯眯跟自己撒娇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猫咪,此时睡眼朦胧还不甚清醒的样子更是可爱得紧。郑在玹忍不住凑上去轻咬李泰容的耳垂,几乎是贴着耳朵用气声说道:“你今天真好看。”完全忽视身后李泰容经纪人直呼虐狗的哇啦哇啦的声音。

李泰容的经纪人——梗多话多的大阪男子中本悠太忍不住怼两人:“哇哇哇工作期间你们注意影响啊!李泰容!小祖宗!刚吹好的头发,你别又给蹭塌了!”看着李泰容毛毛躁躁的脑袋直往郑在玹怀里钻的样子,中本悠太突然坏心眼想架起一台摄影机就全球直播,来来来都来看一看了啊,这就是你们广大粉丝口中的“克里斯马强烈的男人”TY,啧啧啧。

嗨,不过谁让一个是自己靠着吃饭的最赚钱艺人,一个是这次演唱会的最大赞助商呢,怼不起怼不起。中本悠太撇撇嘴,却轻手轻脚退出化妆室,细心地给两人关上门。


包装精致的礼盒被拆开,李泰容看着手中那块腕表满脸惊喜。推高郑在玹衬衫的袖口,果然,一块相同款式的腕表已经戴在了那人瘦长白皙的手腕上。郑在玹就着搂抱的姿势弯腰为李泰容戴上腕表:“喜欢吗。先祝你今晚演唱会成功。”

李泰容扬起脸同郑在玹交换了一个吻。“你送的我都喜欢。不是说让你别来吗,明明还要出国签一个很重要的合约,为了这场演唱会去赶凌晨的飞机,真的太辛苦了。”

郑在玹笑出了两颊酒窝的样子突然和记忆里那个与自己并肩而行的少年的身影重叠。李泰容玩着郑在玹与他交握的纤长手指,无论是当年神采飞扬的少年郑在玹,还是如今身为知名集团JT的理事郑在玹,他们之间的紧密关系,从来都没有变过。

真的太好了。

“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我不会缺席哥人生中任何一个重要的时刻的。”郑在玹温柔的嗓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但又每一字都重重敲在李泰容的心上。


凌晨,李泰容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开车回家。将钥匙小心翼翼插进锁眼,轻轻转动打开门,没想到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温暖拥抱。

李泰容把脸埋进男人怀中嗅到了沐浴乳的清爽香气,声音闷闷地:“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粉丝面前克里斯马人设不倒的TY,和郑在玹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是个撒娇鬼,郑先生揉揉李先生已经染回去的黑色头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搂着李泰容一路走过玄关和客厅。

李泰容有些疑惑,走到餐厅时却突然开心地“哇”了一声。

“现在已经是7月1号了喔。我的泰容哥,37岁生日快乐。”蛋糕上的蜡烛被郑在玹点亮,暖暖的橘色光芒映得郑在玹的脸格外柔和。

已经过了少女偶像年纪的李泰容却还是很吃这一套,不,应该是只吃郑在玹这一套吧。他闭上眼睛很虔诚地许愿,然后皱皱鼻子将蜡烛吹灭。“啧啧啧又老一岁啦。”不过手里倒是不闲着,蛋糕上的蜡烛被郑在玹拿走之后,他赶紧拿起刀叉就对这盘巨大的甜点发起进攻。

郑在玹伸手抹去李泰容嘴角的奶油,笑眯眯听着李泰容絮叨工作上的事情:“明天还得去公司看这帮小朋友进棚录音,最近又要忙到脚不沾地儿了……不过看到他们就想起我当年刚出道的时候,唔……年轻真好啊。”

郑在玹抱起李泰容,两个人挤着同一张椅子:“所以我才这么心疼哥啊。有时候真希望你的工作量能少一点,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不会觉得辛苦。在玹为了人生努力工作的样子很棒,能和你一起努力活得更好,我很开心。”

李泰容的眼睛依旧还是亮晶晶的,照得郑在玹心头一热,他忍不住探过头去亲了亲怀中小哥哥的脸颊。

“哥你刚刚许了什么生日愿望?”

“我很贪心喔。第一呢,希望在玹的事业会经营得越来越好;第二呢,希望今年我俩都有空去完成之前的旅行计划;第三呢,希望周围的家人朋友都生活幸福;嗯……最后一个,是秘密啦。”李泰容把嘴唇贴近郑在玹的耳廓说道。

在和郑先生热烈的亲吻中,李泰容幸福地眯起眼睛。

最重要的愿望,当然是和在玹永远在一起啦。


-Fin-


*故事结构设想来自最喜欢的一部短篇小说《一天》,不过被我写得极其蹩脚。

*当然了,玹容对我来说不是一天就可以讲完的故事,而是,永永远远。



评论

热度(53)